2021新年獻詞| 哪怕世界在歷史三峽中漂流,你我有彼此在

凜冬已至?

想必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感受。

2020年,歷史撲面而來,現實的戲劇性令任何大片都顯得蒼白。你我不再是置身事外的觀眾,而是被推入其中的主角。

新冠病毒肆虐全球,已導致逾8100萬人感染、逾178萬人死亡。數字還在增加,每個名字都是一道難以癒合的傷口,撕扯着一個或更多搖搖欲墜的家庭。

年初,武漢。作為人類史上最大的一次隔離事件,封城的76個日和夜,血淚淌成悲傷的河。汽笛悲鳴,江水嗚咽,這座英雄城市的巨大犧牲,當永被銘記。

一座大城,死守兩月。四萬醫護空降,八方物資馳援,良心、勇氣與職責被一個個瞬間重新照亮。李文亮與艾芬,接力講述了一個勇敢的故事;84歲的鐘南山擠進高鐵餐車,北上於危難之際;除夕夜,整裝待發的軍醫在洗手間門口抱別哭泣的女兒,火神山燈火通明搶建醫院;一位志願者堅定地寫下不計報酬,無論生死”,一位新郎愧疚地告訴新娘疫情不散,婚禮延遲;而當兩大援鄂醫療天團在天河機場不期而遇時,空寂的大廳裏響起數百人心有慼慼的招呼聲、加油聲,就像黑夜裏沖天而起的光。

彼時彼處,人性光輝熠熠閃耀。90歲的母親四天四夜陪護64歲的兒子;丈夫執意天天騎車送確診卻沒牀位的妻子去醫院,最終用我的命換你的命;快遞小哥冒險接送醫護,只為讓救命的人去救更多的命”……一個個普通的人,在不同場景裏默默演繹英雄的角色。而一些特別的人,更讓這樣的故事顯出特別的意味。汶川村民千方百計運來了幾大車蔬菜,女兒拉着17年前父親抗擊SARS的行李箱請戰武漢,杭州保姆縱火案受害者家屬悄悄捐出5000個口罩……善意與善意隔着時空迴盪,勇氣與勇氣跨過山海呼嘯,縱然徹骨痛過也依然那麼努力在愛啊。

多少次淚目,多少聲加油,多少個最美,多少夜不眠不休刷屏,多少回全民揪心接力,讓多少微弱的力量在巨大的災難與恐懼面前匯聚成牆,彼此依偎着迎向那未知的未來。

未來從未如此地未知。儘管中國迅速控制疫情,出口回暖經濟復甦,世界引擎重新啓動,但這一年,全球經濟被重創甚於世界大戰,多國政局之動盪堪稱風雨飄搖,末日情緒四處瀰漫,國際現實一片魔幻。

這一年,大選撕裂美國,脱歐折磨英國,恐襲纏上法國。中美關係空前承壓,世仇難解的阿拉伯諸國卻與以色列次第建交。整個世界暗潮湧動,哪裏都是變局。

年初地獄火導彈定點斬殺伊朗將軍,年末南高加索上空無人機精準摧毀亞美尼亞坦克。科技主宰戰場,改變着千年來一寸山河一寸血的戰爭模式,還將重塑權力與政治的內在邏輯。

哨聲還在不同地方吹響。比如口罩使用該不該強制,自由與安全的邊界挑起全球爭論;刷臉能不能推廣,技術倫理引起多方關切。

是的,2020年,整個世界彷彿進入到歷史的三峽中漂流,前方仍可能是凜冽的冰河,是洶湧的怒海,你我同在這一艘船上,無處可退,無人例外。你我的命運從未如此與國家命運生死相連,你我的歷史從未如此與世界歷史緊密相繞。

沒有一滴水能獨自成為大海,也沒有一個春天不擁有萬紫千紅。但若失去那每一滴水、每一朵花的“我在”,大海也會乾涸,春天終將無色。

我在是一個沉重的字眼,因為它寄寓於每一個負重的存在之中。

所謂我在,是我在場,是我在看、在聽、在感受、在堅持。無論願不願意,你我都已被捲入這大歷史的現場。歷史流經我們,我們就要打上印記。

所謂我在,是有我在,是對真相與正義的信念,是擔當,是責任。

世界乃是所有人共業所感。大洪水來襲之前,沒有一滴水認為自己有罪;雪崩時,沒有一片雪花無辜。須彌藏芥子,芥子納須彌。你我是世界的一部分,世界亦是你我的一部分。世界刻畫着我們,我們也要定義它的算法。

所謂我在,是我還在,是渡盡劫波人還在、愛還在。等你歸家的那盞燈火,打開門孩子撲入懷中的笑臉,永遠是那般動人。而在天災人禍的命運前,在風刀霜劍的相逼下,你需要永遠堅強。生命薪火代代相傳,是基因綿延意義上的血脈永生;天之未喪斯文在茲,是模因綿延意義上的文明永生。但倘若歲月暗算我們,我們也別饒過它。

歲末寒冬,倫敦潰散,日本封國,巨星不斷隕落,疫苗尚未普及病毒卻多處變異,世界仍不太平。但萬物始終運行,大地終將甦醒,世間流傳着厚義與深情,時光滾滾向前絕不停息,新年終將到來。

我在,就是不幸中的萬幸;

我在,就是絕望中的天籟;

我在,就是破釜沉舟,是披荊斬棘,是一諾千金,是雖九死其猶未悔,是越千山萬壑也要與你共一個更美的春天。

我在,是國與民互相擔當,是夫與妻一起承受,是父母與兒女共同堅持,是一個人給一個人壯膽,是一羣人為一羣人拼命。

我在,你在,我們在。

你有我們在,我們有你在,你我有彼此在。

今年的這一天,每年的這一刻,你我執手見證我在,互道一聲早已相約的祝福:

新年快樂!

點擊圖片,更多樣式可供挑選

配上喜歡的獻詞語句

快來生成你的專屬海報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