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務環保人彭冠平:我在火神山處理新冠醫療廢水

他是火神山醫院污水處理廠設計者之一、中建三局水務環保事業部(華中)副總經理。他與設計團隊及中建三局同事,用極短時間設計建設了火神山污水處理廠,他説“這是這輩子第一次遇到這麼急的工程,也希望是最後一次”。

2020年12月18日,武漢蔡甸區,經過南湖大橋的路人很難注意到,一個職工療養院安靜地躺在知音湖畔。僅僅10個月前,這裏曾作為武漢抗擊新冠疫情的主戰場被重重封鎖,並晝夜不息地響徹救護車的警笛聲。

10天建成的火神山醫院已經成為中國抗疫的一座豐碑,但少有人記得它曾一度引起許多謠言,其中廣為人知的一條是“火神山醫院帶病毒的醫療廢水排入知音湖,將污染武漢飲用水”。武漢市疫情防控指揮部很快闢謠稱,知音湖並非武漢飲用水源,且火神山醫院的醫療廢水為全封閉收集處理,沒有一滴污水流向外界。

火神山醫院污水處理廠設計者之一、中建三局水務環保事業部(華中)副總經理彭冠平對南方週末記者回憶,當時為確保萬無一失,火神山醫院污水廠有許多超出醫療廢水處理行業常規的操作,甚至連整個院區的雨水都要收集起來消毒後再排放。

面對充滿未知的新冠病毒,彭冠平表示,“我們一直把防疫和生物安全性放在首位。”這場仗,留給火神山污水處理廠設計人員的準備時間只有一個晚上。

“誰還在武漢?”“我在!”

2020年1月23日,農曆臘月二十九,彭冠平正在收拾屋子,為迎接除夕做準備。當天武漢“封城”,家人團聚互相慰藉,在這一刻顯得尤為重要。但前一天彭冠平已聽到消息,武漢可能要建一座類似SARS時北京小湯山那樣的應急傳染病醫院,中建三局作為在武漢的建築行業的排頭兵,要做好準備。

彭冠平隱隱感到這個年不會平靜。晚上7點,他接到中建三局領導電話,確認消息屬實。隨後他給火神山醫院的設計方中信建築設計院打了個電話,“他們説要24小時完成設計”。彭冠平和公司二十多人立即召開線上會議,從晚7點到大年三十凌晨4點,9個小時後就把污水廠的工藝路線討論出來,但具體如何佈局,需要聯繫中信建築設計院。

“(1月24日

登錄後獲取更多權限

立即登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