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太炎的 “活剝唐詩”

太炎之“活剝唐詩”,比魯迅是要多的,幾乎是他刺人的“慣技”了。

(本文首發於2021年01月07日《南方週末》)

1917年章太炎在廣州。

聽過章太炎課的魯迅,有一首很有名的“活剝詩”,是“剝崔顥《黃鶴樓》詩”的:“闊人已騎文化去,此地空餘文化城。文化一去不復返,古城千載冷清清。專車隊隊前門站,晦氣重重大學生。日薄榆關何處抗,煙花場上沒人驚。”(見《偽自由書》14-15頁,《魯迅全集》第五卷)

這是為了諷刺時事的,時為1933年,日本人侵佔山海關後,政府迫於形勢,決定將故宮博物院、歷史語言研究所等收藏的古物分批南運至上海,但同時又電令北京各大學,“不準大學生逃難”。魯迅因為看不慣,便用了唐代的“活剝法”,“活剝唐詩”,作了這首滑稽詩。這自然是非常好玩的。魯迅的這種做法,追溯淵源,大概是取法於章太炎的。據近人喻血輪《綺情樓雜記》雲:

“項城欲稱帝,黎元洪被軟禁瀛台,太炎嘗改昔人詩吊之。詩云:‘此人已化黃鶴去,此地空餘黃鶴樓。黃鶴一去不復返,白狼千載空悠悠。晴川歷歷漢陽樹,芳草萋萋白鷺洲。日暮鄉關何處是,黃興門外使人愁。’項城因是防之益嚴。”

這同樣也是剝的崔顥《黃鶴樓詩》。黎元洪被禁於南海瀛台,是1913年的事,所以太炎此詩之“剝”,或者就在此時或稍後,而魯迅對於

登錄後獲取更多權限

立即登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