雙面長沙:芒果台與挖掘機

茶顏悦色和芒果台之外的長沙

該用什麼詞語形容長沙這座城市?

賽博朋克之城?“賽博朋克”映射人們對高科技未來世界的悲慘幻想,顯然不符合長沙的風格。

網紅之城?社交網絡近些年暴漲的“人氣值”,時常將這座城市推上熱搜榜。一到節假日,長沙街頭擠滿了遊客。但“網紅”,只描述了年輕人眼中的長沙。

所以,最貼近真實的答案是什麼?

長沙其實是一座雙面城市。

這座城市有年輕人喜歡的“軟”,也有製造業人士青睞的“硬”——“軟”的一面,是茶顏悦色和芒果台(湖南衞視別名)凝聚的時空,是歷史文化名城;“硬”的一面,則是硬核的挖掘機和工業互聯網,是“中國製造”智能轉型的“機械之心”。

南方週末城市(區域)研究中心早前的《2020理想之城榜》中,長沙排名全國第十一位,位列中部省會城市第一。

然而,這似乎又是一座很矛盾的城市,它很受歡迎,又不夠受歡迎。儘管“網紅之城”美名加持,這座城市的快樂和娛樂精神,卻未能聚集到千萬量級的人口。

在多份主政者規劃的發展藍圖中,都期盼2020年常住人口規模突破1000萬。但從過去五年人口增速和2019年人口數據來看,這個預期不可能實現。

如果一座城市沒有晉升為千萬量級人口的“特大城市”,人們又有什麼理由認同,它是中國最有魅力的城市之一?

這是擺在長沙人面前的一道難題。

快樂長沙,嗨到天亮

2021年元旦,長沙橘子洲頭又取消了煙花表演,距上次表演已過去一年。

這無損長沙的魅力。2021年第一個小長假,長沙旅遊業異軍突起。知名在線旅遊平台攜程的數據顯示,元旦期間,在全國酒店預訂的熱門城市中,長沙位居第四。

長沙市文旅廣電局數據顯示,截至1月3日下午,長沙納入湖南省監測的13個重點景區共接待遊客43.3萬人次,同比增長133.68%,門票收入352.4萬元,同比增長234.14%。

這是“快樂之都”的魅力所在。

不過,這些數據與舒揚無關。

作為一名文娛行業從業人員,大型節假日對舒揚來説往往是加班日。2021年的元旦,她就陪着客户飛往外地,跟進項目落地情況。

舒揚是土生土長的長沙人,2015年從北京一所高校傳媒相關專業畢業後,回到家鄉,踏入社會,成為一名文化產業從業者。在文化產業的全國版圖裏,擁有芒果台的長沙市,能與北京和上海爭輝。

“喜歡長沙的生活節奏,北京沒有幸福感。”舒揚稱。

長沙人均收入在中部省會城市中排名第一,房價卻最低。長沙人有“閒錢”消費,也樂於享受。

這是普通長沙人的生活日常:每個月,舒揚都會去兩三次五一商圈,逛街唱K,放鬆心情。這是長沙城中她最喜歡的地方。

五一商圈位於長沙市中心,是長沙最熱鬧的商圈。它以長沙“城市原點”五一廣場為中心,涵蓋黃興路、坡子街、解放西路、太平街等多個商業街區。

逛到深夜也有去處,市中心的酒吧一條街,居民區旁的宵夜攤子,長沙人的“深夜食堂”熱鬧非凡。

河東的熱鬧,只在節假日和路霏產生聯繫。舒揚回到家鄉那年,路霏考入湖南師範大學(簡稱“湖師大”)。這個東北大妞感受到長沙的熱情,收穫了珍貴的友誼,也體驗了長沙糟糕的氣候。

湖師大所在的大學城位於河西。大學城本身擁有許多遊玩去處,比如麓山南路、桃子湖。

到了節假日,路霏就與好友跨過湘江,在河東玩樂,逛街泡吧。

在警務紀實觀察類真人秀《守護解放西》中,酒客們動輒爛醉如泥,戲劇化的經歷比影視劇更精彩。

但那些事,路霏幾乎沒遇到過。當年只是個大學生的她,只會找一家清吧,與兩三好友談天説地,最多與調酒師閒話幾句,央求老闆放首自己喜歡的歌。

酒吧街的嘈雜,從夜幕初臨一直持續到凌晨三四點酒客漸漸散去。不久,街邊支起早餐攤子,熱鬧的一天又開始了。

長沙的生活就是這麼循環往復。這也是在大都市習慣“996”工作制的“打工人”,不太熟悉的樸實無華。

泡清吧的客人,身份各異,路霏很是驚訝。

“我有次見過一個城管去消費,他作為一個消費者進來的。”路霏回憶説,“酒吧裏年齡三四十歲的也挺多,基本上各種年齡段、文化層次的人都有。”

熟悉長沙文娛歷史的人,不會像路霏那麼驚訝。經歷過歌廳文化的“老長沙”,精通此道。

上世紀80年代末,航空歌廳開業。長沙歌廳文化的宇宙混沌初開。

歌廳文化宇宙尚未開啓之前,“乘涼晚會”、“長沙之夏”、音樂茶座、舞廳和夜總會等娛樂活動,長沙人已喜聞樂見。

到90年代末,長沙歌廳吸引無數消費者。有的外地遊客擠不進場子,站在角落裏聽節目,也十分滿足。

據長沙市文化局2005年發佈的調查報告《長沙歌廳文化的調查與思考》,鼎盛期的長沙歌廳,隨機抽查的6家年營業收入超過億元規模,輕鬆實現“小目標”。

本土火爆的長沙歌廳,還曾走出長沙,於本世紀初進軍成都、深圳、東莞等城市。這是最早火爆全國的“長沙網紅”。相比之下,長沙知名奶茶品牌茶顏悦色走出湖南,已經是17年後的故事。

不過,進入新世紀,長沙歌廳的歌聲沒能唱響,未能形成文化產業集羣。但歌廳文化傳承的娛樂精神,使得長沙酒吧文化和娛樂節目成為年輕人的主要休閒方式。

芒果台秉承的快樂精神,來源於此。

硬核長沙,智能轉型

市中心的繁華,與李康無關。

李康是長沙一家大型工程機械企業的高級工程師,住在瀏陽河東岸的長沙縣。他工作繁忙,少得可憐的休息時間用來陪伴家人,活動範圍多為住處周邊,鮮少去市中心的商圈。

長沙縣,2020年全國百強縣第十名,聚集着三一重工、鐵建重工、山河智能等工程機械企業。這是很多年輕人所不知道的“硬長沙”。

工程機械產業最為人所知的產品莫過於挖掘機。“挖掘機技術哪家強,中國山東找藍翔”,這句廣告詞流行了十多年。

幾乎每次工程機械展會召開,主辦方都會在場館前圈一塊地供挖掘機表演,諸如挖掘機夾雞蛋、挖掘機炒小龍蝦、挖掘機投籃跳舞玩漂移。

(IC Photo/圖)

在挖掘機宇宙,唯一能夠匹敵“藍翔技校”的城市,只有長沙。開挖掘機找藍翔,造挖掘機要去長沙。

前述三家企業與中聯重科一道被稱為長沙“四大金剛”。四家企業都被評為世界工程機械50強企業。數量之多,全球唯一。

2020年全國兩會期間,長沙市長鄭建新透露,2019年全市工程機械產業鏈總產值首破2000億元,而且保持了加快的增長。這距離長沙工程機械產值突破千億元過去9年。

長沙市委書記胡衡華2019年接受《人民日報》專訪時曾表示,製造業是長沙的立市之本。歷屆市委、市政府始終堅持工業立市、工業強市的方向不動搖,一以貫之走新型工業化之路。

在李康看來,長沙是工程機械之都,集羣優勢明顯。李康從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博士畢業後,於2014年入職現公司。因為看好智能裝備的未來前景,他入職時沒有考慮人才待遇等因素。

“我記得那天是6月5日,我畢業證還沒拿到就來公司報到了。”李康回憶道。

2014年,國內工程機械行業處於低迷期。整機出口額下滑將近5%,履帶挖掘機、起重機等多個產品出口額下滑10%以上。這一危機在李康眼裏卻是轉機。

“我看好行業前景,低迷期意味着革新轉折期到來。”李康説。

2015年,《長沙智能製造三年行動計劃》等多項智能製造扶持政策出台。幾年來,長沙從政策、產業、創新生態、營商環境等多方面推動製造業的智能轉型。

之後的工作經歷證明李康的選擇沒有錯。現公司十分關注研發和技術投入,李康如願以償地開展產學研結合,將求學11年大部分所學都應用到實際工作當中。

千萬人口,何時撞線

舒適的生活,友好的房價,文化、製造等多個優勢產業,長沙源源不斷地吸引舒揚、李康們定居。

但這座城市似乎又不夠有魅力。

李康定居長沙的2014年,長沙人口為731.15萬,在中部省會城市中低於鄭州、武漢、合肥。

也是這一年,長沙公佈《長沙市城市總體規劃(2003-2020)(2014年修訂)》。這份規劃預期長沙2020年常住人口達到1000萬。

當時,中部省會城市中,只有武漢是千萬人口城市,而長沙人口處於低增長期。

而後長沙人口開始了年均增長20萬的高速增長。2018年,長沙人口超過合肥,到2019年兩城人口差距超過20萬。長沙人口五年累計增量超過100萬,在中部省會城市中位列第一。

但這不夠。

接下來,長沙人口每年新增超25萬,才有可能在“十四五”期間突破千萬,成為中部第三個千萬人口省會城市。

2015年在長沙求學的路霏,2019年畢業後離開了長沙。東北人路霏無法忍受長沙的氣候,經常生病,身上起了濕疹;宿舍十分潮濕,放完長假後被子竟然發黴了。或許對東北人來説,只有海南島熱情的陽光,才是最值得留戀的美好。

路霏畢業於新聞與傳播學院。她的本科同學中,湖南生源多會留在長沙,在電視台、新媒體、教育機構等單位工作。而家在外地的,大多去了北上廣深等大城市。

這與中南大學、湖南師範大學、湖南大學等湖南高校的畢業生就業報告數據一致。

以師範類專業為王牌的湖南師範大學,2019屆本科畢業生留湘就業的為50.53%。而中南大學2019屆所有畢業生在湖南工作的不到1/3,湖南大學2019屆畢業生中31.17%的人在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深圳、天津就業。

“我有一個學姐,先去了電視台。她很有能力,但沒有編制,工資又不漲,(於是)跳槽去了北京一家傳媒公司做導演。”路霏説。

但李康常常向師弟師妹們“安利”長沙。

“我很希望他們能來這邊工作。回學校的時候,我會跟他們講公司優點、城市優點、城市環境,還有我的自身經歷。我怎麼來長沙的,我怎麼適應環境,我取得的成果、公司提供的平台。還有長沙的美食,長沙的芒果TV。”李康説。

李康的努力吸引了師弟師妹們來長沙實習。實驗室的同學和老師到訪公司,一起申報項目。

“但沒有人來這邊工作。我努力過了,這是一個遺憾。”李康説。

李康的本科同學普遍去了經濟更為發達的地區,北京、上海、深圳和江浙一帶,只有幾個在湖南。而研究生同學,大多留在了北京。

路霏和李康的個人經驗表明,長沙的文化、製造業兩大優勢產業在留住外來人才方面都存在不足,更遑論其它行業。

對比湖南省和長沙市人口數據可知,長沙對省內人口很有吸引力。但優勢產業想更進一步,在全國甚至國際上提升競爭力,離不開更多人才加持。

低房價、優秀教育資源豐富,是長沙手握的人才吸引利器。而人才,需要廣闊的發展平台。長沙還需進一步增強創新發展動力,為人才構建創新平台、創新制度和創新環境,使其能大展身手。

(舒揚、路霏、李康為化名)

頭圖圖片為長沙市黃興商業步行街(IC Photo/圖)